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杜鹃山 > 段华专栏丨王树元:从杜鹃山到青山岛

http://thebizpage.com/djs/2.html

段华专栏丨王树元:从杜鹃山到青山岛

时间:2019-07-27 21:0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段华专栏丨王树元:从杜鹃山到青山岛

  段华,男,湖南省华容县人。国度一级作家。代表作有《镇长吃的农村粮》(曾获全国优良脚本创作奖);电视剧《和他的乡亲》(曾获全国金鹰奖一等奖)

  王树元:从杜鹃山到青山岛

  事隔四十年,仿佛就在今天!

  那一年我刚出大学校门,本应回籍“社来社去”当民办教师,却蒙赵石麒、傅景久等带领器重,破格放置在岳阳地域歌舞团任专业创作员,并且接连两次有作品搬上舞台加入全省汇演。因为涉世不深,经历太浅,混得好一点就忘了过去插秧扮禾挑大堤,灭螺防汛砍芦苇的艰难卑微,在本单元尾巴夹得还算紧,走出文工团大院一上东茅岭就像是喝了四两龟蛇酒,两脚有点飘飘然,到街上买包子人家稍微四肢举动慢了一点就用塑料通俗话吼他几句,音量一般都跨越80分贝。

  直到有一天我见了一小我,一个令我终身难忘,常常想起顿觉愧汗怍人的人,我才感觉两脚走路不敢发飘,讲话不敢声高。

  工作缘起于那年我在湘阴的一次相逢。那天早上,我在湘阴县委款待所大餐厅吃早餐,一小我独有一张小型八仙桌,任凭风味奇特的湘阴美食惬意地安抚舌尖和味蕾。

  “小伙子!这儿能够坐吧?”一名身形魁梧边幅堂堂的甲士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餐走了过来,他脸上流淌的笑意令人想起春日的艳阳,这种笑在伴侣之间并不稀有,但在不期而遇的目生人脸上呈现却不那么容易。

  “小伙子,能够坐吗?”目生人一口尺度话。看样子是位北方来客。

  其时刚好我嘴里咬了个藠头,这可是湘阴出口日本的石塘藠头,甜甜酸酸,脆脆爽爽,大快朵颐之际,哪有口舌用来搭腔?于是我不以为意地做了个手势,暗示赐座。

  “感谢!”目生人温文尔雅地坐了下来,似乎还想和我扳谈。嗯,这位甲士的戎服上怎样没有帽徽和领章?其时还没有恢复军衔制,仍然是三军上下一片红,正如少剑波对李勇奇唱的:“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将军和士兵的戎服除了质地和口袋数分歧外毫无二致。可是面前这位怎样只要草绿而不见红呢?哦,也许改行了、也许退伍了,也许被部队“清洗”了。看他那卑谦有加的神志,八成是被“钢铁长城”所裁减的一块裂了缝的砖。于是,我以不屑一顾的姿势,将身体呈45度倾斜,顺势架起二郎腿,并安闲自得地将那只架起的腿慢起稍渐快地抖了起来。

  目生人没有感受到我的冷酷,反而自作多情地和我扳话:“小伙子,出差?”

  “是。”我爱答不睬。

  “从哪里来?”

  “岳阳地域。”其时岳阳仍是行政公署地点地,我回覆的四个字中,居心将逻辑重音放在“地域”二字上,以强调本人是地域直属单元的工作人员,不是街道居委会的。

  “哦,到湘阴来做什么?”目生人脸上不断挂着笑容。

  “这人是怎样回事?搞外调的吧?”我心里嘀咕,口里不耐烦地对付:“体验糊口。”我估摸他听不懂什么是“体验糊口”,也不筹算给他扫盲。

  “哦,这么说你是搞创作的?”目生人的问话令我吃了一惊。

  “是的,搞创作!”我不冷不热应道。趁便还吠影吠声地背了一首顺口溜,“宿世作了恶,咯世搞创作,推又推不脱,奈又奈不何。”小小的自嘲背后其实是大大的自卑感,典型的“得了益处还卖乖”。

  目生人硬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小伙子,这么疾苦呀?你在哪个单元搞创作?”

  “不是说过了吗?岳阳地域!”说完,我夹住一个稍大的藠头往口里塞。

  “写什么?”目生人怕莫真是搞外调身世,不问个水落石出不罢休!

  我起头无法忍耐了,声调也高了起来:“写歌词,写散文,想写什么写什么!”

  言下之意是:“你是谁?你管得着吗?”

  目生人对我较着的不敌对毫不介意,仍然笑容可掬,“这很好,想写什么写什么。”

  好欠好与你何关?我想,该我搞你的外调了,于是顺口问道:“你也是出差?”

  “跟你一样,体验糊口。”目生人放下筷子,笑呵呵地回覆。

  “哦!”我沉吟了一下,想,说不定是名业余作者,复退兵人。于是又问:“你是专业的仍是业余的?”

  “算是专业的吧!”

  算是专业的?“算”就是“拉夫充数”,“以次充好”。这人说不定是哪个县文化馆或公社文化站的群众文化教导员,老跟他聊有点话不投契半句多。

  “我从北京来,领了个写脚本的使命。”目生人的笑容有点繁重感,似乎在告诉我,他对创作使命感受到了压力。这申明什么呢?功底不结实,写作能力平淡呗!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用不太情愿的口吻说了一遍我的名字。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我将架二郎腿的双腿互换了一下场地,也斜着眼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我没叫哇?”目生人还在笑。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哦,王树元。”目生人措辞带儿化韵,我听得不清晰。

  “王什么?”我近乎审讯。

  “王树元!”儿化韵消逝了,三个字清晰了!

  “王树元!”我如雷贯耳,半信半疑:“你是王树元?”

  “是啊,王树元。”

  “写《杜鹃山》的王树元?”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声音有点哆嗦,为本人有眼不识泰山而尴尬万状,愧汗怍人。

  “是我,王树元。”腔调仍然安静。

  “他推车,你抬桥,同怀一腔恨……”我脱口而出。

  “同恨人世路不服……小伙子,你背得出《杜鹃山》的台词?”

  “嗨,《杜鹃山》通篇是韵白,太美了!‘风里来,雨里走。常年劳顿何所有?只剩得,铁打的肩膀粗壮的手……’”

  “知音!知音!”王树元冲动起来,脸上的笑容反而消逝了。

  “《杜鹃山》的韵白朗朗上口,极富声韵美、意象美!虽然显得富丽典雅,可是因为满是从人物性格、脚色定位出发,并不影响其糊口气味。”

  “对!我们写韵白,不是为韵白而韵白,不克不及因韵害意。”王树元辩才更健,“例如说剧中杜妈妈的韵白,就勤奋切近她的身份,‘青藤靠着山崖长,羊群走路看头羊’。不直陈其事,多用比兴,撷取与人物糊口相关事物的意象来比方,天然就切近人物接近糊口了。”

  其实,韵白的漂亮还不是京剧《杜鹃山》最大的亮点。该当说,《杜鹃山》是第二批“样板戏”中的佼佼者,相形之下,《磐石湾》、《平原作战》、《红嫂》等剧目,天然是很难望其项背了。

  《杜鹃山》描写了1928年在湘赣鸿沟的一支农人武装在雷刚率领下揭竿而起,盲人瞎马般地单打独斗,面临残暴狡诈的反动武装,三起三落,命悬一线。党代表柯湘对这支农人武装进行革命抱负教育,并铲除内奸,走出绝境,智克顽敌,汇入了井冈山革命大水。脚本成功塑造了柯湘、雷刚、温其久等艺术抽象。杨春霞扮演的柯湘意气风发,荣耀照人。娇好俊美的抽象,高挑强健的身材,声情并茂的唱腔,涌珠溅玉的念白,给观众以炉火纯青,叹为观止的审美享受。特别是那段带有浓重湘赣地区特色的大段唱腔《乱云飞》,更是扣人心弦酣畅淋漓,几乎所有音符都在高音区运转,却仍然跌荡放诞有致,刚柔相济。“乱云飞松涛吼群山奔涌”,金嗓一亮山鸣谷应惊止流水响遏行云。

  本来,为了创作《杜鹃山》,这位解放和平中加入部队文工团的老兵士数次深切湘赣老区体验糊口,起首是创作了话剧《杜鹃山》,在上海表演获得成功,后由北京京剧团改为京剧,王树元又担纲编剧。无论是主题的提炼,人物的塑造,布局的技巧,言语的锤炼,《杜鹃山》都获得了相当高的艺术成绩。脚本脚本,一剧之本。作为京剧《杜鹃山》的编剧,王树元天然成了全国青年编剧的偶像。几多次捧读《杜鹃山》脚本,体味意蕴之精湛意境之高远,品尝唱词之携永韵白之美好,幻想有朝一日能无机会参见编剧王树元,零距离瞩仰其翩翩风度,倾听其耳提面命,岂不是何其大雅快事一桩?

  一不留心,这机遇不期而至,正如《智取威虎山》里李勇奇唱的:“早也盼晚也盼愿穿双眼,怎晓得今日里打匪贼进深山救亲人脱磨难,本人的步队来到面前!”当然王树元来湘阴时已无匪贼可打,但对于我来说他就是小分队的少剑波,那抽象那身板那气质还真有几分像上海京剧团饰少剑波的沈金波,只是沈金波偏于俊秀勇武,而王树元更显儒雅敦朴。

  本来,王树元此行来湘是为创作话剧《杨开慧》而体验糊口。在湘阴,他曾搭船走上洞庭湖心的青山岛,与岛民话桑麻问冷暖,向渔民学撒网学划桨,听渔舟唱晚,看远浦归帆,徘徊于潇湘名胜之间,沉醉于湘风楚韵之中。

  四十年过去,弹指一挥,相逢王树元教员的旧事历历在目,对其谦谦君子风早已深深倾倒,五体投地!当半桶水赶上满桶水,从此孤芳自赏,走路不敢闲逛!到东茅岭买包子盲目列队,声音也节制在40分贝以下了。

  丨更多前往搜狐,查看更多